08 November 2007

灰色。我毁了

晚上的十点四十六分了,我还没有冲凉。
读书读到很困了,刚刚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下。
最近的天气比较冷,都没有开风扇。
很静很静,就连后山昆虫的叫声都听得很清楚。
突然想起殷缘在他部落骂自己。
其实我还不是一样不喜欢这样的我。

我不喜欢我被安排的角色。
我的命运并不是我想要的。
有很多时候,我很想找个人倾诉,但是没有。
在心中也许累积了很多很多的烦恼。
有时候会觉得就快过重了,快承受不了了。
眼睛开始有泪水了吗?
我跟我自己说不可以哭,就是不可以。
多少次强忍着,就算是很伤心或者很感动,我不哭。
我不想让自己看不起自己,我不哭。

就像朋友你,有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
保守着不可公开的秘密是最不舒服的。
我不懂自己要硬撑到什么时候。
曾经有冲动想告诉哥。
我们的感情实在是太疏远了。
我一直以来都没有跟你保持很好的关系。
我很想有个可以谈心事的哥哥。
可是我们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的命运仿佛是别人给的,别人决定的。
我没有能力改变。
我没有勇气面对。
因为我觉得自己还背负着许多的责任。
我有必要顾及很多人的感受。
不知道将来的我如何,有点担心。
不肯定有没有人会赞同我。
也不确定有多少指责的手向着我。
也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变得很虚弱了。
有时候,我也只不过是只渴望受保护的动物。
但是又有谁能明白我呢?
我也只有一次又一次告诉自己要坚强。
别人面前的风光塑造了孤单时更加脆弱的小孩。
我的思想开始乱了。
我不知道我接下来应该怎样走下去。
我害怕自己重犯错误。

很希望自己不要想太多。
但是控制不到。
还有四张试卷等着我。
我真的毁了。

17 comments:

kang yong said...

mai-ke,找人倾诉的对象肯定会有的,但你需要慢慢地找,别心急。有时承受不了时,就得学会放开。把它说出来,至少心里会比较好受。

其实你跟你哥的关系虽然是疏远了,但如果你还不展开第一步来挽救回你们的感情,那这就不好了。事情的每一样总得有个人开始,有个人来当那位一时刻的小丑。

最后,什么事都别放在心上,帮它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别忘了还有我们是支持你的哦!

VoNe said...

一定要哥哥才能谈心事吗?姐姐也可以吧?
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把我的双耳借给你
如要别人肯定你,你就必须先肯定你自己!!

::: 月圓月缺 ::: said...

做囘自己是最開心的
其實別人真的無權干涉你的任何東西
就算是家人好友情人
你該做的就是你想要的
爲什麽不能為自己而活?
管別人的眼光干嘛?

安慰的話不需要多說
真的真的
如果你不介意
我可以當你的朋友
給你能哭泣的肩膀
給你能微笑的冷笑話
給你一大堆電話

LucKy☆sTaR said...

怎么说呢,
我不是很了解你的情况和困难,
但是我想,
沟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慢慢地沟通,自然会到达谈心事的关系的=)

如果,真的不喜欢现在的路,
为什么不跟人沟通?
你不说,谁知道你在想什么呢?

虽然这一切都需要很大的勇气。。。

Danmy丹米 said...

有心事就找朋友聊吧。。

把心里面的事,跟别人分享。。。
心会舒服的。。。

小东 said...

那么多人说安慰你
也不多说了
也一样
一句话赠你
我也支持你
也愿意借耳朵给你

:(

殷缘 said...

突然觉得很guilty,
因为可能是我,你才会酱想自己。
对不起

但是,至少你将心事放出来
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只有那么一点点也好,
至少你不是一个人扛了。

你曾经安慰过我,
这次轮到我安慰你。
我们得一起加油!
身为弟弟的,告诉你一件事吧∶
从中学开始,每当朋友伤心时,
或如他们有什么心事,我都会叫他们告诉我。
不是我三八,我知是想他们好过些。
当然,我不会将他们的事告诉其他人,
反而需要的话,我可以将它们delete掉。

我可以当你的朋友,甚至兄弟。(你应该知道我是很重视友谊的吧!)
若我在你身边,我可以将肩膀耳朵借你。
但不好意思也要讲声,我没有源那么伟大,我没有钱,暂时还不能给你电话,但请相信我,我一有能力,将会不忘你的!给你一通电话,问候你一声。

maike哥哥,加油吧!

狐狸 said...

其实,
你可以选择不要认为流泪就是看贬自己,
流泪并不代表一个人很失败。
流泪是人的一种特殊功能,
除了把多余的盐分排出体外,
还把看不见的压力也放开了。

每个人在人生的路上都会有挫折,
或大或小,
只是看你几时遇到瓶颈罢了。

你可以选择在部落格上说出你的瓶颈,
或向朋友倾诉。
这绝对不是看轻自己。
因为你说出来时就学会了什么叫做分享。
有许多人不会,那是因为,
他们没有勇气分享挫折。

希望你可以找到一种适合你的方式解放自己。
加油哦。
=')

s h i o n said...

"保守着不可公开的秘密是最不舒服的。
我不懂自己要硬撑到什么时候。"

"我的思想开始乱了。
我不知道我接下来应该怎样走下去。
我害怕自己重犯错误。"

不知道你所讲的和我所想的是否一样。
不懂是否还是那挡事让你烦恼。
两者之间,你曾做过选择。
我也相信着你能做到。
清楚明白自己的选择,贯彻选择。
一丝犹豫,会有受害者出现。
最终最不好受的还是自己。

很久没见面了。
还是那句,原谅多管闲事的我。=P

maike said...

那天确实是很不开心了
所以才会那么失败
又跑到楼下的食堂去上网
因为我真的不懂可以找谁说
我很开心有你们的存在
至少我在觉得绝望时
这个空间还会有人给我安慰

也许我就是为别人而活的
天生就注定了
我真的做不出任何改变
改变现在我的想法
我没有勇气
也就是因为这样
所以我一直前进了又后退
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失败
我想以后我应该学着站在原地就好
也许等命运再给我另外的安排吧

跟我哥从小学开始冷战了
到我我刚要进大学时
我们才开始有讲些话
但是我更想要可以躺在他身边
跟他谈心事
想象得到那是很幸福的
可是这也真的很难实现
失去了许久的兄弟情
想必也不会再能够好到哪了
没有要求太多了

我的秘密
就让它成为秘密好了
除非有人会出卖我

kangyong
谢谢你

vone
下次需要时就跟你要耳朵

小源
我要冷笑话
但是我不要公共电话
如果你给我你用的手机
我可以马上复原

lucky star
有时候问题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如果有人可以倾诉事情就解决
那么我也不需要那么烦恼
我想不单只有我
我朋友也一样
反正是没有得解释的
你也不用试着明白吧
因为尝试明白会让你更烦恼

丹米
我跟别人不一样
以前就爱找朋友聊
但后来发觉聊完也没什么
所以就自己吞食掉就好
也不用去打扰到身边的人
反正过一阵子我又会没事了

小东
伤心时吃甜的会有帮助
所以我也要巧克力

小小缘
不管你啦
是我自己有问题在先
要不然也绝对不会被刺激到
还真的谢谢你这个弟弟
不用给我电话
源要给的其实是路旁的公共电话
我才不会要
你给我关心就很足够了

狐狸
我自己也不懂为什么有酱的想法
忘了什么时候
我都不会让自己掉泪
是要自己感觉坚强点吧

shion
如果你是我想到的
那么真的很抱歉
对不起

狐狸 said...

坚强是好事,
不过太多压力累计在一起时,
恐怕会爆炸哦。。。
/(>.<)\

阿豪 said...

够力,不开心还要一直拖到几这么久才讲出来。你当我死的啊?说什么有一腿~气!!

maike said...

狐狸
我算还控制到啦
还没有要爆炸

阿豪
说有一腿的人是你
我都没有说有
有的只是高速公"路"

Patrick said...

maike,我做你出气筒.亲无?!

maike said...

白哥哥
你在那么遥远的地方
怎么当我出气桶啊
等我有事时去你家吵你
到时候不要不理我噢

Patrick said...

不用去我家吵啦,email 我好了不得:)

maike said...

不喜欢用email沟通
好麻烦的
而且要等你看到
还要等你回复
应该都需要蛮长一段时间
谢谢了